首页| 股票|财经|基金|理财|商业|区块链

当前位置:财经中国 > 商业 > 销冠易主、停产压库 上汽大众何以解忧

销冠易主、停产压库 上汽大众何以解忧

2019-07-11 17:54    大东  

  在2018年以微增0.1%艰难守住“销冠”名头的上汽大众,向上的步伐愈显蹒跚,进入2019年,不仅被曝疯狂压库,经销商库存严重亏损经营,其销量增长亦明显放缓,在痛失维持了6年的半年销量“头牌”后,又因安亭三工厂停产再蒙一层灰。

  不寻常的“高温假”?

  继“北汽银翔停产”、“广汽比亚迪放假三月”、“北现一厂停产”等消息后,7月伊始,上汽大众也被卷入工厂停产的漩涡中。

  有媒体报道,自本月1日起,上汽大众安亭三工厂开始停产,持续时间为一周左右,此后三工厂将交替复产,预计影响时间长达2周时间。该消息称,此次停产非常规“高温假”,而是单纯的停产,受此次停产影响,预计将有1.5万辆产能受影响。除安亭三工厂外,长沙、宁波及南京工厂也均在停产范围内。

  7月9日,时代财经就停产一事采访上汽大众,得到相关人士的证实,不过,其表示,此次工厂停产是每年例行的设备检修,此前已做好产能规划,不会影响正常产能安排。至于其他工厂的放假情况,其则称不太清楚。

  业内人士表示,按往年规律,由于7、8月份温度较高,厂家大多会选择在此时给员工放“高温假”,以调低产量及进行夏季设备检修,这本无可厚非,但今年被广泛关注,或受去年以来的车市下行等影响,同时,由于厂家今年的假期较往年有所加长,因而也吸引了更多的注意力。

  不过,上汽大众看似福利的“高温假”并没有收获好评。事实上,此前,关于上汽大众工厂停产的言论在网络论坛上早已议论纷纷,时代财经在上汽大众的百度贴吧上看到,有网友发帖称上汽大众此次停产将以欠工时的方式放假,后续还得加班还上,同时半年奖浮动部分及下半年的加班费或也将受到影响。

  值得关注的是,工厂停工,则意味着将有一部分产能闲置。尽管上汽大众方面坚称此次停产在计划内,并不会影响产能,但综合今年上半年的产销数据看,上汽大众的生产计划确实较往年放缓了不少。

  目前,上汽大众坐拥有八大生产基地,包括上海安亭汽车一厂、二厂、三厂、南京工厂、仪征工厂、乌鲁木齐工厂、宁波工厂和长沙工厂,时代财经查阅上汽集团财报获悉,上汽大众工厂的设计产能为184.8万辆,而今年上半年上汽大众的产量较去年同期的107.8万辆下滑18.46%至87.88万辆,相比去年113%的产能利用率,上汽大众的步伐显然正逐渐放慢,其间透着些许疲态。

  老牌销冠背后的隐忧

  上汽大众此次“高温假”之所以备受关注,与其刚出炉的半年成绩单关系匪浅,同比下跌9.94%的销量数据,不仅让其暂别销冠“宝座”,也让其在盛夏七月深感“凉意”。

  7月11日,中汽协公布最新产销数据,今年6月,国内汽车销量为205.6万辆,同比下跌9.6%,环比增长7.5%,在经历“12连跌”后,首次迎来环比销量正增长;而今年上半年,国内汽车累计销量达1232.3万辆,同比下跌12.4%。

  而据上汽集团5日公布的产销快报显示,6月,上汽大众销量为15.4万辆,较去年的17.7万辆同比下滑13%;上半年累计销售91.9万辆,同比下跌9.94%。6月跑输大盘,前半年整体下滑幅度略小于整体车市,但却不敌“万年老二”一汽大众(含奥迪)96.25万辆的销量成绩。

  事实上,国内车市围绕南北大众的“一哥”之争由来以久,而尽管一汽大众有奥迪加持,但依然难将上汽大众拉下“王位”。据中汽协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上汽大众便一直占据年度销量头牌的位置,而如若仅衡量半年数据,其更从2013年便稳居第一。

  而反观一汽大众,除了2014年力压上汽大众摘得“桂冠”外,近五年来并未有翻身之时。而结合半年销量看,一汽-大众更无一例外地拿下了4次销量亚军,及至今年上半年,才拿下第一次的半年销量头牌,成功让销冠“宝座”6年来实现首次易主。

  事实上,2018年,尽管上汽大众以206.5万辆的累计销量再次登顶,而“劲敌”一汽-大众则以203.7万辆屈居第二,但上汽大众的“头把交椅”坐得并不安稳,增速也早已明显放缓,仅实现同比微增0.1%

  值得一提的是,老牌销冠背后,也隐藏着不少难堪的内里。今年年初,上汽大众因对经销商压库存一事,被江苏省汽车流通协会“点名”,该协会在公开渠道上措辞严厉,称上汽大众“为争销冠逼迫经销商压库存”,使得“各地上汽大众4S店陷入泥潭”。

  此后,时代财经亦对广州多家4S店展开了调查,发现确实存在不少4S店为解决库存压力,保证资金流的正常运转,而采取不惜亏本的降价策略。采访过程,时代财经还发现,去年12月,一家位于广州黄埔区、有着16年经营时间的4S店因资金压力而不得不“关门大吉”。某4S店人员对时代财经透露,“朋友就在该店里工作,据说最后那段时间该店已没有钱去提车,只能有什么车卖什么车了。”

  业内人士认为,汽车厂家和经销商本就是一对矛盾体,主机厂一味追求销量,而经销商投资人只认投资回报即利润指标。而在此前汽车市场相对好的时候,销量和利润二者之间还能达到相对平衡,彼此之间相安无事,但去年以来,车市的持续下行,也打破了这种平衡。

  “双积分”压力不小

  事实上,在整体车市一片黯淡下,拥有着强大德系品牌力的上汽大众并未能如日系车一般创造逆流而上的奇迹。上汽大众上半年的表现,用“负重前行”形容并不为过,尽管目前具体车型的半年销量数据还未公开,但结合前五个月的数据看,在内部员工半价购车及终端跳楼大降价下,除了“神车”朗逸独撑大局外,上汽大众旗下其他车型表现难言乐观。

上汽大众销量。png

上汽大众旗下车型前五月数据来源:搜狐汽车

  据搜狐汽车数据显示,今年前五个月,上汽大众仅朗逸车型累计销量实现同比18.66%的正增长,而包括Polo、帕萨特、途观L、途昂等多款主力车型在内,销量跌幅均超过了两位数。其中,Polo累计销量同比下滑33.15%,帕萨特累计同比下滑16.18%,途观L累计同比下滑32.05%。

  而旗下高端车型更冲高不易,颇有几分“扶不起的阿斗”意味。据乘联会公布的售价30万以上高端轿车车型的销量数据显示,上汽大众主打高端的车型辉昂6月份月销1,048辆,同比下滑38.9%,半年累计销量为5,707辆,同比下滑49.6%。而据乘联会另一组数据显示,6月豪华车零售同比上升24.9%,显然,在高端市场较为红火的态势中,辉昂的销量疲软更多是受限于自身竞争力。

  汽车分析师曾丕权表示,这些年来,上汽大众凭借大众的品牌优势和销售策略,牢牢抓住了中国用户的眼球,大众车逐渐打造成了中国汽车销售担当的局面。但随着近几年中国汽车消费市场的不断升级和变革,中国品牌的集体崛起、新能源车的强势发展,包括大众在内的所有合资汽车开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车市变局中,寻求新增量成为众多车企的生存发展之道,而谋求新能源转型是主要路径之一。不过,上汽大众在新能源方面的布局略显缓慢。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双积分”政策从2019年进入考核阶段,按照核算的规定,新能源汽车积分的达标值要在企业生产(进口)燃油车的数量基础上乘以年度比例后得出最终结果,其中2019年、2020年的的比例分别为10%、12%。显然,对于上汽大众而言,如何化解平均燃料消耗量的压力,以及填平新能源汽车积分的窟窿,成为了其迫在眉睫的问题之一。而按上汽大众体量和相关规定核算计算,其至少需在今年完成10万辆新能源汽车产销,显然压力不小。

  纵观其新能源的布局,目前上汽大众仅有两款于去年上市的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包括途观L PHEV和帕萨特PHEV。按照规划,今年下半年,上汽大众还将上市首款纯电动车型朗逸电动版,不过,以该车仅278km的综合工况续航里程来看,要在自主品牌紧凑型纯电轿车纷纷达到400km以上续航水平的大环境下,市场预期不容乐观。

  对此,车评人IUN对时代财经表示,此款纯电朗逸或只是上汽大众获取新能源积分的权宜之计,“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而续航能力落后于市场一大步,或很难延续燃油车型的热卖势头。

  从1985年将第一辆桑塔纳引入到国内市场,上汽大众在中国市场走过了34个年头,但随着销量的不断增长,尤其是跨过200万量级后,其未来向上之路会愈发难行。如何转变发展思路、走出以压库拿“销冠”的阴影并布局新能源市场,将决定这块“金字招牌”能否继续保持昔日光芒。

  原标题:销冠易主、停产压库 上汽大众何以解忧|财经频道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