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股票|财经|基金|理财|商业|区块链

当前位置:财经中国 > 基金 >

26亿票房《我不是药神》直击民生痛点 抗癌药或成未来投资风口!

2018-11-14 12:00       来源:私募排排网 | 大东

  由徐峥导演的《我不是药神》自上映以来就受到无数赞誉,更是在朋友圈刷屏,好评之下票房也是十分给力,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我不是药神》票房已经突破26亿。

图片1.jpg

  从开头的搞笑,到故事后半部分的沉重,“你能保证永远不得病吗?”震撼人心,而当剧中老太太对民警说:“你们不要查假药了行吗?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没了家也垮了!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就只能等死。”催人泪下。医药公司暴利、“假药”横行、情与法的纠葛,更是引起民众热议。

图片2.jpeg

  “格列宁”并非假药,而是仿制药

  电影中的奇迹抗癌药物“格列宁”商用名为“格列卫”,通用名称为伊马替尼,是国际上公认的慢性髓性白血病一线治疗药,能有效延长患者生命,但是,患者需要长期服用,不仅每月一盒,而且价格昂贵。公开资料显示,由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在中国内地每盒售价约为23000-25800元,在中国香港则是18000元左右,在日本是16000元一盒,在美国大约是13600元人民币,在韩国只需9700元,但是印度仿制药只要200多元。所以也就有了剧中的“印度是穷人的药房,所以全世界都来这里买药”。

图片3.jpeg

  格列卫药价昂贵是因为其研发是极其困难,并且花费时间极长。从进入Ⅰ期临床开始算起至今已经20年了,若是从它的作用靶点“费城染色体”发现开始算起至今则接近60年。在格列卫的孕育过程中,直接或间接造就了两项“世界第一”(首次发现肿瘤细胞中的染色体变异、首次发现染色体易位现象),诞生了5位美国科学院院士和5位Lasker临床医学研究奖得主(美国的诺贝尔奖)以及1位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奖得主(类似我国的最高科学技术奖)。

  凭借其良好的疗效,格列卫上市后销售额快速增长,成为诺华公司的核心产品,格列卫上市至今累计销售额超过500亿美元,为诺华十多年内的发展并购奠定了基础。

图片4.png

  新富资本研究中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止格列卫“暴利”,辉瑞公司的立普妥、艾伯维公司的修美乐等创新药累计销售额均超过了1000亿美元,被称为“重磅炸弹”;然而这些药物高利润的背后是10亿级美元以上的投入,是成千上万医药研发人员长达10年以上的付出,一旦新药研发失败,一切努力将付之东流。若是没有这些创新型药企的长期研发投入,很多重要疾病的研究都可能得不到快速推进,人类社会也将长时间受到恶性疾病的威胁。

  为什么中国不能仿制生产格列卫?

  其实不止格列卫,治疗肺癌早期的印度易瑞沙、治疗肺癌晚期的特罗凯、治疗肝癌晚期的多吉美、治疗骨髓癌的雷利度胺、治疗丙型肝炎的吉二在印度都有相应的仿制药,价格比国内也是便宜很多。

  为什么中国不能生产仿制药?主要还是专利问题。我国均有加入WTO与WIPO(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在国内大规模生产仿制药会被起诉并且赔偿,所以我国对专利药品有比较严格的保护,因此国内药企在药品专利期内无法进行仿制。

  而印度之所以能够成功仿制格列卫,一方面是其技术成本优势明显,更为重要的是印度实施了“药物强制许可制度”,简单地说就是印度可以把西方的专利保护法规扔到一边,仿制出最新最有效的药物。一般来说,西方国家昂贵药品一经上市,印度制药企业在本国专利法保护下就可以仿制同类产品,仿制药最大的优势就是价格便宜。

  虽然仿制药给大众带来福利,但是如果没有创新型药企的长期研发投入,这一切也只能变为空谈。

  “救命药”降价普惠于民,国家一直在行动

  对癌症病人来说,时间就是生命。今年以来,政府针对抗癌药的优惠政策陆续出台。自5月1日起,三措并举降低抗癌药价——进口药品实行零关税,对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施政府集中谈价、采购以及对未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行医保准入谈判。同时,财政部联合海关总署、税务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抗癌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中明确,自5月1日起,对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

  最近国家再次对电影《我不是药神》引热议作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供等相关措施。同时在批示中指出,“癌症等重病患者关于进口‘救命药’买不起、拖不起、买不到等诉求,突出反映了推进解决药品降价保供问题的紧迫性。国务院常务会确定的相关措施要抓紧落实,能加快的要尽可能加快。”

  基岩资本副总裁杜坤认为,从政策导向上来看,一方面政府加快新药上市的速度,另一方面力求药品降价,这是普惠于民的利好政策,也是对抗癌药研发、创新药研发的利好政策。此外,新药可及性问题的解决正在中国进入一个新高潮,将加速中国医药产业的升级和淘汰。

  多措并举下,也暴露出的是抗癌药品进口依赖、国内药企研发实力不足等问题。据新富资本研究中心介绍,目前国内的创新药,绝大部分是me-too以及少数me-better药物,从英文上可以很好理解,这些新药在原研药的基础上改变较小或较大化学结构,让药物拥有同等或更好的活性、代谢、毒性等;而药物研发皇冠上的明珠则是first-in-class药物,即首创药。药物研发不是一蹴而就的,国内药企必须经过长时间努力、投入大量资金、招募更多的高端人才从me-too新药开始,不断推陈出新,最后开发出first-in-class新药。

  杜坤还表示,癌症患者增多,对药品的需求量上升,政策对抗癌药大力扶持,加快新药上市速度,都推高了资本对抗癌药的热情。目前,巨头药企一方面并购同行巩固自身地位,另一方面也仍然在不断的研发新药。资本涌入抗癌药、创新药领域,对各个阶段的药企在资金上提供大力支持。社会各界对于抗癌药研发付出的努力,最终都是患者和患者家庭的福音。

  (原标题:26亿票房《我不是药神》直击民生痛点 抗癌药或成未来投资风口!)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