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量很大!方星海达沃斯论坛发言全文来了


来源: 中国基金报 | 大东 | 2019-01-23

  2019年冬季达沃斯论坛于1月22日-25日召开,作为本届达沃斯论坛上首次公开发表演讲的中国官员,方星海在北京时间周二晚间举行的一场名为“反思全球金融风险”的分论坛上用英文做了精彩的发言。此外,桥水创始人Ray Dalio,瑞银集团董事局主席Axel A。 Weber,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终身教授金刻羽也出席该论坛。方星海核心观点主要有:

  1、中国经济放缓是必要的调整今年预计增速约为6%

  2、中国一直都没有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这在发展中国家里是非常少见的

  3、房价居高不下,压低了家庭消费

  4、正在研究取消新股首日涨停限制

  5、科创板出台越快越好

  6、进一步放开股指期货限制

  核心看点一:

  中国经济放缓是必要的调整

  今年预计增速约为6%

  国家统计局1月2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初步核算,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900309亿元,首次突破90万亿元大关,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6%,增速虽比上年回落0.2个百分点,但完成了全年6.5%左右的预期发展目标。分季度看,一到四季度,分别增长6.8%,6.7%, 6.5%, 6.4%,逐季回落态势非常明显。

  方星海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中国的宏观政策是非常依赖于数据的,现在中国推出了很强的货币、财政政策,“如果情况转差,财政政策还有很大的扩张空间。有些人担心中国的债务问题,中国公司部门的杠杆率较高,但政府部门仍然可以加杠杆,地方政府可能会发更多专项债券,中央政府举债的空间很大。”

  对于中国经济放缓的原因,方星海提及,例如,去年12月出口数据不佳,“这可能和外部不确定性有关,也可能源于全球增速放缓,需要密切观察。消费去年表现不错,但是房价居高不下,使得家庭部门的消费面临一定压力,因此,房地产市场方面我们需要做得更多。”

  方星海表示,过去几年,中国收紧了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但未来显性债务将会扩张,中国仍然有扩大基建的空间。中国政府应对经济放缓的能力很强。

  关于经济增长,方星海预计今年GDP增速约为6%。

  核心看点二:

  中国是如何避免金融危机的?

  对于中国如何管控金融风险的问题,方星海表示,“在过去的四十年里,中国一直都没有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这在发展中国家里是非常少见的。”

  为什么中国能避免发生金融危机?方星海认为,主要是因为中国在金融风险管控方面有一套自上而下的方法。中央政府始终跟金融部门保持联系,及时从这些部门当中获取信息,一旦系统中出现任何风险,中央政府就会介入并采取措施调降风险。

  “当然我们也会遗漏一些细节,但是我们的金融系统能够以非常迅速的方式对风险预警做出反应,会迅速控制住风险,所以危机不会向全系统扩散,并且不会产生恐慌。”方星海表示,“随着经济增长,风险是逐渐被稀释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能在经济和金融系统快速发展的同时,没有引发重大的金融危机的原因,我觉得这是全世界需要借鉴的。”

  核心看点三:

  正在研究取消新股首日涨停限制

  加紧推动科创板落地

  方星海在达沃斯现场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了关于“取消新股首日涨停限制”的相关问题,方星海表示,正在研究相关政策。另外他还透露,股指期货进一步放开政策将尽快推出。同时,证监会目前正加紧推动科创板和注册制尽快落地。

  以下方星海达沃斯发言全文:

  —中国的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还不至于是灾难

  方星海:可以肯定的是今年由于中美经贸问题、房地产市场增速放缓等因素,中国经济增速会有一点下行,但是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并不意味着经济就会崩溃,所以去年我们的GDO增长保持在6.6%,今年的话GDP增长预计也会在6%左右;而6%的经济增速其实没有很慢。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制定和出台都很依赖这些经济数据,从这一点上看,政府已经出台了各种有力的政策,其中包括有力的货币政策等。如果未来中国经济持续面临挑战的话,在财政政策方面,我们还会有很多的空间去完善。

  很多人都担心中国的整体债务水平,对企业部门来说,现在的债务水平确实会有一点高,政府部门也在加杠杆。我们现在看到,中国国内一些地方政府发行了专项债券,中央政府还没开始这么做,但是中央政府有很强的借债能力。所以,中国的经济增速有所放缓,但还不至于是灾难。

  —哪些领域导致了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

  主持人:您认为是哪些领域导致了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您在去年也说过,这个GDP数据是过去三十年以来最低的。此前也有机构观点预测说中国的经济增速会保持在6%,所以您能跟我们谈谈,您认为是哪些产业导致了经济放缓呢?

  方星海:首先出口就是其中一个领域。去年12月公布的出口数据不是很乐观,这可能是受中美经贸问题的影响,也有可能是受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

  在消费领域,去年中国的消费数据表现很好,但房地产市场却不尽如人意,因为我们的房价太高了,导致大量的家庭开销被压缩,消费也因此被拉低,因此我们亟需解决房地产市场的问题。

  另外就是基建问题,中国有很多基建项目都是由当地政府负责的。去年,中国对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进行了严格控制,这导致了基础设施项目开支的减少。

  但是中国的宏观政策反应很快,会根据这些数据进行相应的完善,中国应对经济增长放缓的能力仍然很强,所以我们不应该对这个问题反应过激。

  —中国的金融开放

  方星海:当前中国经济将发展重心放在宏观需求管理上,但同时供给侧改革仍在不断推进。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以提高国际竞争力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制造业领域,近期,著名的高端制造业巨头巴斯夫公司(BASF)被允许在中国建造大量的石油化工厂,而过去巴斯夫与中国的合资经营比例是50:50。

  如今中国大幅度下调了进口关税,所以未来消费市场的国际竞争力就会大大提高。供给侧改革的进一步推进非常重要,我想对在座的观众说,中国对经济发展的愿景就是进一步开放,扩大竞争力,对中国的企业来说这不仅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对全球企业来说亦是如此。

  —债务前景

  主持人:您如何看待当前的债务前景?尤其目前中国是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您认为中美贸易摩擦、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会影响未来的资本流动吗?

  方星海:中国始终是一个储蓄盈余的国家,所以我们会向境外进行投资。美国的债券市场是一个不错的投资目的地,因此我不认为中国会大幅削减对美国债券市场的投资。

  另外,在资本流动方面,中国市场的大门已经打开,我们也希望更多不同行业的公司进入中国,增加资本的流入,我们希望能够双向增加。

  刚才达里欧(桥水基金掌门人:瑞安达里欧)提到了文化冲击的问题,其实中国在经济管理上有很多种不同的方法,我认为我们之间应该互相学习。

  关于中国如何管控金融风险的问题,在这里我想跟大家举个例子,在过去的四十年里,中国一直都没有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这在发展中国家里是非常少见的。我也曾经在世行工作过,见过很多在发展中国家爆发的金融危机,那么为什么中国能避免发生金融危机呢?

  因为我们在金融风险管控方面有一套自上而下的方法,中央政府始终跟金融部门保持联系,及时从这些部门当中获取信息,一旦系统中出现任何风险,中央政府就会介入并采取措施调降风险,当然我们也会遗漏一些细节,但是我们的金融系统能够以非常迅速的方式对风险预警做出反应,会迅速控制住风险,所以危机不会向全系统扩散,并且不会产生恐慌。

  随着经济增长,风险是逐渐被稀释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能在经济和金融系统快速发展的同时,没有引发重大的金融危机的原因,我觉得这是全世界需要借鉴的。

  金融开放对中国是有好处的,刚才我们提到MSCI新兴市场指数纳入A股,A股国际化提高了股市的质量;我在这里举个例子,为了回应国际投资者的需求,上交所调整了收盘交易机制,实施3分钟收盘集合竞价。这个例子证明了开放有利于中国,我们也会继续进行开放。

  (原标题:信息量很大!方星海达沃斯论坛发言全文来了)